东南亚服装厂频繁罢工 推倒“多米诺骨牌”

2014-01-13来源 : 互联网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,柬埔寨服装工业的工人**持续酝酿发酵中。这场有反对党参与的**旨在**服装产业工人的*低收入标准。**中,有很多工人举着牌 子,额上绑着带子,上面都写着160美元,这正是他们要求的*低月薪。队伍预计会着重在劳工部大楼外展开**,而**方面则表示稍后会与柬埔寨面料生产协 会(GMAC)就服装工业工人*低薪酬展开对话。

**失策,服装工厂停产在即

****严重地影响了柬埔寨的服装工业,预计有30万服装业工人参与**,将造成数千万美元的损失。不久前,柬埔寨**发布*新政策,将在2014年4月将服装业工人的*低月薪标准上涨到95美元,但这个涨幅远远不及工人们160美元*低月薪的诉求。

**承诺将在未来几年逐步上调*低月薪标准,预计在2018年达到160美元。不满情绪正在累积,作为对该政策的回应,GMAC号召成员工厂关闭,停止生产三天,这一号召将会对柬埔寨服装工业产生巨大冲击。

GMAC的财务主管Albert Tan称,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服装制造商在**中蒙受损失,但就组织旗下400成员工厂集体**来说,预计损失将高达数千万美元。“按照普遍情况来算,关 闭一条生产线,一天的损失是700到1000美元,”Tan说,“而一般的工厂普遍有十条产品线。同时,停工意味着预定的运输计划也会打乱。”Tan希望 工人们的诉求能在一周内得到回应。他说:“没有生意经得起这样的损耗,这种损失是无法弥补的。”

**频繁,品牌丧失信心

2013年,GMAC记录在案的**共有130起,是过去十年来*频繁的一年。相对的,2013年前11个月,柬埔寨服装工业的出口总额达到51亿美元,同比2012年上涨了22%。

柬埔寨经济研究院的首席经济学家Hiroshi Suzuki说,**对服装工业的打击是立竿见影的,会导致国外的品牌和买手对柬埔寨服装工业丧失信心。

2013年10月,瑞典服装巨头H&M的CEO Karl-Johan Persson来柬埔寨与首相洪森会晤。H&M从1998年开始在柬埔寨建立供应链,该公司是柬埔寨服装工业*大的买家之一。 H&M称会密切关注局势,但拒绝发表任何评论。

而劳工部的发言人Heng Sour则公开指责反对党和工会领袖煽动工人**,勒令他们立即终止。“如果事态继续发展,劳工部会对工会提起诉讼,”Heng Sour说,“目前已经有证据表明,工会煽动**工人破坏工厂设施财产。”

劳工部释放出信号,称在与六个独立组织代表会面后,工会已经答应终止**,工人们也会立即回到工作岗位上。

但CCAWDU的主席Ath Thorn称,旗下联盟工厂的工人仍在**当中,会持续**,直到解决方案出台。“工人**是自发行为,我们不会要求他们**或终止**。”Thorn说,“但工人代表告诉我,如果没有解决方案,他们是不会复工的。”